听得秋声忆故乡。
Megane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盜墓筆記 

二月紅/解雨臣@ 原

攝影感謝@ 肥牛 二零一七年於佛山 

 @伐木为舟。  二零一五年於南京 

聽說我星座這個月可以用紅色衝彩頭,十二點了發個紅包紀念一下(x)師傅和徒弟已經齊整了,接下來對盜筆的念想可能只有,找個懸崖坐在上面玩玩手機(?)

說起來雖然真心實感地追過,我並不喜歡盜墓筆記的世界觀,因為過於現實,缺乏人性。只特別喜歡二月紅師徒和黑眼鏡。喜歡黑眼鏡是因為像我爸(x)至於兩位名伶:

「這個笑話說起來有點無厘頭,倒斗的人永遠應該是有事說事的,不應該是這樣。這個玩笑,讓我一下意識到,他和他們不一樣。他們沒有藝術家的那種“干一件和現實生活完全沒關係也沒人能理解我的事情”的腦筋。」

「這讓我不禁想起了當年老九門二爺的趣事,那個絕頂英雄又如孩子一般的二爺可能是老九門最可愛的一個人。」

嘖嘖,真想認識活著的他們啊,哪怕看看也行~

徒弟有機會還是會出下去的,藉機許下第一個生日願望:找個黑瞎。沙海的吳邪也行。

ps啥時候能改掉想找自己圖只能上自己lofter扒這個挫挫的習慣


解落三秋叶,

雨卧驿楼边,

臣心尧日下。


——九歌

解雨臣


HB to Photo @伐木为舟。 感謝 @菜花田 

荷澤為君雨為臣,嬉笑解憂花解語。

 解得佳人相思意,誰解落花思難了。 
 

生性最狠為世人,心性最仁為凡人。

平生最識江湖味,聽得秋聲憶故鄉。

 
 
 

解語花

 
 
 
 
 

攝影:柏木  @伐木为舟。 

 

協力:九千  @菜花田 

 
 
 

贰零壹伍年拾月於南京

 

 
 
 
 
 

拍之前友人調侃,恭喜你等搞了花爺就能達成成就“集齊兩部現象級國產網絡文學”233

巧~兩個故事裡,跟178的北京人總是有緣。

 

起初看盜墓在一種沒法出cos的狀態下,山川大河裡出外勤,手機看小說排遣無聊。過一年半載放出來能拍了,已經過了一群人同萌的時段,沒有小夥伴,自然就缺了動力。作為一個黑花/花中心,曾經想過找個黑眼鏡,後來也動過念頭找個吳邪或者秀秀,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後來藏海花和沙海問世,覺得解雨臣這個人清晰立到了面前,比當初更喜歡了。既喜歡藝術家的那種“幹一件事和現實生活完全沒關系,也沒人能理解”的腦筋; 也喜歡“一個小孩子為了信仰,壟斷撬動巨大商業帝國”的膽魄。

去南京前柏木問我,小花是個怎樣的人,答過一句,雖然身邊老有一群人,可看起來總像一個人。

於是就這麼著吧。

作者自己也講過,這是個能文能武,直奔牛逼狂奔而去的人物。現在好多成功小說都這樣,人物一出場,就是完全體了。就算寫到成長修煉的過程,也是一副諱莫如深,不足為外人道也。當然沒有人生來就自帶牛逼的,只是沒人愛看這些。只知道“這個小哥哥非常地不容易”,並且他在時不會覺得。

 

最後的詞字體不太清楚,這裏貼一下:

 

長空淡碧,素魄凝輝,星鬥寒相射。鳳樓鴛瓦。天風動,冉冉佩環高下。歌清韻雅。對好景、芳樽滿把。花霧濃,燈火熒煌,笑語烘蘭麝。千斛明珠照夜。況人如圖畫,明艷容冶。繡巾香帕。歸來路,緩逐杏韉驕馬。笙歌散也。愁萬炬、絳蓮分謝。更樓殘,驚聽西樓,吹小梅初罷。——方千裏《解語花》

 

希望他內心某處,一直都是那個四合院裏踢毽子的小女孩。

 也趁這個日子,許願我們都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得償所願。 
 
 
 
 
 
 
 
 


© Megan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