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得秋声忆故乡。
Megane

【维勇】一生一人

“不要離開我身邊並不只是一首情歌,是對抗孤獨並從中振作起來的歌曲,兩個人從孤獨中一起走出並共同前往未來的故事。”願世上頻率相同的孤獨存在找到彼此。

边南:


那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存在。他在苍白的静默中开口。

在其他鲸鱼眼里,Alice就像是个哑巴。这么多年来她没有一个亲属或朋友,唱歌的时候没人听得见,难过的时候也没人理睬。因为这只孤独鲸的频率有52赫兹,而正常鲸的频率只有15至25赫兹。她的频率一直那么与众不同。

但她并没因此放弃。Alice一生都在海洋中唱歌,用她的52赫兹寻找哪怕只是一句的回应。

  




一生一人

笔/边南

BGM/Veloma -Fabrizio Paterlini(纯钢琴曲,可以点开配着文听听)

2016.12.25 HB to my hero on ice




-


所以那些你以为的人事不过是经过刻意美化的表象,人的一生总是照着自己力所不能及的样子装点掩饰,直到最后患得臆想,仿佛自己真是如此。

二十五号,清晨时分,圣彼得堡被寂静的零度笼罩,又是一个湿冷的阴天。他坐在窗前,四下阒然,只有炉子上的咖啡壶正咕噜咕噜冒着泡。窗外阴蓝色的天空下是远方尖尖的教堂顶,一群鸽子绕了圈,振翅飞过。

带着枚金戒的手边放着信和报纸,那封信的寄信人是雅科夫。他的前教练在信中唠叨他已与前妻重修旧好,目前正在古巴度假。随信而来的还有一张合影相片,几句关于尤里·普利赛提的嘱托。

几分钟之后咖啡壶彻底没了声音。有人把冒着热气的液体倒入他最喜欢的那个黑色咖啡杯,两块黄糖一罐奶,还有“叮”的一声刚弹送出来的烤面包。

“雅科夫在信里说了什么?”

还穿着睡衣、容姿略显疲倦的勇利把两人份的早餐放在窗台的小圆桌上,在维克托对面坐下。他调整了下背后天鹅绒布的靠垫,让自己坐得舒服些。

“他让我好好关照一下尤里。”维克托说。他的脸一半陷入昏黄灯光之下,另一半被阴天的冷色调打了圈阴影,但无论如何,眼前这个男人都很俊美慵懒。他微微一笑,语气有些无奈,“说来,这也算是旧债偿还。”

勇利起初不太明白,目光很不确定地望向维克托。但几秒后储存在大脑的陈年影像以及旧“债”偿还四个字,让他反应过来维克托是在说之前俄罗斯比赛时他曾被托付给雅科夫那件事。

勇利点点头,然后又问:“所以雅科夫教练这次出国要很久吗?”

他用小刀把白脱涂抹在面包上,心情不错。这个牌子的白脱是他在瓦西里岛的一家进口超市买的,口味和日本出产的最像,是他来俄罗斯久居后必不可少的食物之一。

维克托拿起咖啡杯,小啜了口苦涩却回甘的液体。尔后一耸肩,回答说:“也许半个月也许三个星期,谁知道?旅途总与意外相随。”

“意外”这两个字被加重语气,维克托的目光直直注视着勇利,毫不避讳,眼中星点燎原的温柔情绪与窗外的天气很不符合,令勇利不得不在意起来。

他有些尴尬地放下吃到一半的面包,把脸微微转了转,避开维克托的目光,轻咳了几下,脸颊泛上微红。

“维克托在想什么?”

“我在想,勇利就是我的52赫兹吧。”维克托说,“以前和雅科夫比赛之余去看一个摄影展,他说我大概就像照片中的Alice。”

“Alice?”勇利有些莫名地反问。

“她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存在。”

维克托继续解释,Alice是一只鲸鱼,但在其他鲸鱼眼里她就像是个哑巴。Alice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亲属或朋友,唱歌的时候没人听得见,难过的时候也没人理睬。因为这只孤独鲸的频率有52赫兹,而正常鲸的频率只有15至25赫兹。她的频率一直那么与众不同。

说完,维克托仿佛沉入了某种不知名的寂然,自嘲诙然地一笑:“雅科夫那句话,大概是想说作为一个位于顶点的人,最后总会变得异样又孤独。”

阴沉沉的窗外衬得始终保持微笑的侧脸也很郁寡,黯然的蓝眼睛中沉淀的灰寂在慢慢扩散,最后汇聚成风霜雨露,仿佛下一秒就要掉落下来,一如孤寂愀然的巴萨之夜。两人之间静默在流动,楼下传来了烘焙店开门的声音,老旧的木门被经营店铺的胖女人吱呀呀地用力拉开,她粗着嗓子让丈夫快去厨房看看第一炉面包烤好了没。这个时候马路上车子也多了起来,轮胎碾压路面的声音接连不断在耳边响起。

这一切依然没能打破两人之间的这份静默。

勇利沉默是因为,虽然起点不同但他却理解维克托的感受。他们在彼此相识之前都只能算活在各自的岁月中,毫无交集。这种毫无交集可能隔着一光年甚至更远的距离,远到勇利即使在梦中也难见维克托一面。维克托之后那些关于自己的神情姿态叮嘱诺言就像一大片夜间盛放的昙花,胜利的果实恬美到令他颤抖,只怕天明睁眼一无所有,所有的昨日都是一场梦境,梦醒后他就会回到之前的岁月,独自在舞台中央转着失败的圈。

他很少在维克托面前提及这种孤独到心生恐惧的不安情绪,就像维克托此前也从没对他说过Alice。人类总是不把自己最本真的样子暴露在空气里,以喧哗遮掩孤单,习惯性地用反义词来盛装点缀一生,维持繁华表象。

知道吗?当宇航员从地球飞入太空时,有一段旅程是无线电波无法穿透的,因此在这48分钟内他就成了太空里最孤独的那个人。而且没有了地心引力的作用,惴惴不安的宇航员还无法哭泣。不觉得这很像勇利你吗?小优看着心灰意冷走下场的他,如此一语中的。

你的一生都在凝望璀璨明亮的他,那么努力地去喜欢,很久很久,可是这种事又有谁知道呢?能够得到回应吗?就像宇航员,即使因为不甘和孤单哭泣,眼泪也只会成为类晶体状,失去引力,在自己周围徘徊游走。

勇利乌黑的眼睛盯着杯里已经转冷的咖啡,他觉得应该换个语气换个话题,好让彼此之间的气氛不那么沉默。他正想开口,维克托却先他一步。

“但Alice一生都在海洋中唱歌,用52赫兹寻找哪怕只是一句的回应。”维克托的手指静悄悄地爬上了勇利的手背,然后温柔地五指交扣。他向前凑了凑,抵着勇利的额头,像往常那般温和轻声地笑着说,“然后,他找到了——这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故事结局。”

如海洋的蓝色眼睛几乎要让勇利沉溺其中,那么近的距离几乎要溃散他的心神。维克托是一个万般风情的男人,他那些戏剧化的浪漫情绪和告白总能轻而易举触动他内心最敏感丰富的角落,让他理智失重,仿佛这一秒的心脏跳动都在歌颂爱情。

这种感觉真是愉快又令人感动啊,如果可以和勇利分享这样的感觉就好了。
如此呢喃,一个吻跟着落在了勇利的唇上。

即使不用维克托刻意分享,被吻住的人也明白这样独一无二的巨大幸福。

当他跟上维克托的脚步,两人凝望彼此,在绵延无边的冰上滑出最缠绵和谐的舞步时他就知道了。

宇航员用48分钟最终等到了来自Alice的52赫兹回应。一生一人,都是必然。




Fin.




大概算个后记:

那天晚上和原 @Megane 聊YOI的结局。

她:从孤独的男神变成这个敢于为爱付出的男人,他一直都是那么强大又温柔。
我:他们的爱真的就是互相改变,这是我心里爱情最美好的样子!
她:以前我粉老虚,但现在yoi让我看到了爱的另一种可能性,他们的爱是对等的。

……

大概就是这样细碎的对话催生了这篇生日贺文吧。


维克托的人生以此为划分,此后不再孤独。
52赫兹在无边的海洋里终于找到他的共鸣。



ps.不过一篇生贺到最后都没出现一句“生日快乐”我真是……算了之后两人一定说了无数句吧……

My男神维克托生日快乐!!!

以及【在其他鲸鱼眼里,Alice就像是个哑巴。这么多年来她没有一个亲属或朋友,唱歌的时候没人听得见,难过的时候也没人理睬。因为这只孤独鲸的频率有52赫兹,而正常鲸的频率只有15至25赫兹。她的频率一直那么与众不同。】这段文字来自度娘百科“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

评论
热度(476)
  1. 懶懶貓兒看萌點边南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Megane | Powered by LOFTER